• 1
  • 2
  • 3
文字實錄丨山東副省長凌文作客央視 剖析氫能世界里的中國機會!
更新時間:2019-7-23 9:56:35        【打印此頁】  【關閉

氫能是一種二次能源,氫氣需要依靠其他能源加工、制備,但是,它具有零碳、高效、能源互聯媒介、可儲能、安全可控等顯著優勢,可以在交通、化工原料、工業、建筑等諸多領域推廣應用,而且從各種制氫路線看,未來我國有足夠資源支撐。那么,化石能源占比85.7%!全球能源供應失衡該怎么破?發展氫能源,中國的優勢在哪兒?5公斤的氫氣需要用70公斤的罐來裝,技術瓶頸該咋突破?

7月18日21:48,CCTV-2央視財經頻道《中國經濟大講堂》特邀山東省副省長、省政府黨組成員,中國氫能聯盟理事長凌文,深度解讀《氫能世界里的中國機會》。

凌文先生主要從3個方面剖析了《氫能世界里的中國機會》

一、氫能是能源轉型的重要路徑

二、我國發展氫能產業優勢明顯

三、山東氫能產業蓄勢待發

以下為文字部分整理:

氫能是能源轉型的重要路徑

我國目前的能源格局仍舊是貧油、少氣、富煤,一煤獨大。這給生態環境帶來不小壓力,治理污染的挑戰巨大。十九大報告強調綠色發展,并提出推進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的戰略任務。氫,作為一種來源廣泛、清潔無碳、靈活高效的二次能源,在小汽車、軌道交通、船舶、航天、物流、供電、供暖等領域有著豐富而廣泛的應用前景。加快發展氫能產業是應對全球氣候變化、保障國家能源供應安全、實現可持續發展、推動能源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一大重要舉措。那么我國氫能發展目前面臨怎樣的瓶頸?能不能實現彎道超車?甚至是換道超車?山東氫能產業發展有哪些現實的經驗和思考?

凌文在演講開始表示:我們先回顧一下整個人類的歷史對能源的應用。遠古時代大家都知道,那時候人類學會了鉆木取火;1769年瓦特發明了蒸汽機,使用煤炭,推動了第一次工業革命;1873年大功率的電動機發明,電力應用進到千家萬戶,到后來以使用石油、汽油、柴油,內燃機的發明,隨后帶來了新的工業革命,進入20世紀后期,特別是21世紀,我們學會了利用新能源,像水電、風電、光伏發電。

中國過去的我們的能源歷史,大家知道從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今年是70周年,我們的經濟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從1978年到2018年我國能源消費增長情況,和國內生產總值的增長情況,大家可以很清晰地看到,這40年間中國經濟飛速發展,總共增長247倍。

從煤炭、石油、天然氣,這些主要的化石能源來看,我們過去40年分別增長了6.5倍、6.8倍和20.3倍,能源消費總量增長了7.7倍,全社會用電量增長27.2倍。正是由于我們能源的足夠的供應,支撐了中國經濟飛速的40年發展。

我們知道過去的40年,已經有足夠的能源來用,它的標志是什么呢?我們可以舉一個例子,一年有8760個小時,這么多個小時,我們的發電機組工作多長時間呢?2018年全國火力發電機組平均工作不到一半時間,也就是說49.8%的時間火電機組在工作,剩下一半的時間這些機組不工作。也就是說反過來我們得出一個結論,現在我們的能源總量已經夠用了。當今,我國解決了能源供應問題以后,還有哪些問題需要注意呢?

能源安全

第一個是能源的安全。2018年,我們所用的石油將近70%是進口的,大家都很喜歡用的天然氣2018年超過40%是進口的,不能夠滿足最基本的能源安全的需求。天然氣除了海上運輸以外,只能依靠比較有限的幾個天然氣管線來進口,而這些年我們對天然氣的需求越來越多,以至于過去有一段時間我們以氣代煤、以氣代電,導致最后很多地方天然氣供不應求。

大家也知道,過去這些年,很多世界政治、經濟、軍事的沖突其實是圍繞著石油的產地和供應、石油金融和石油美元來展開的。所以,以我國將近70%和40%以上的石油、天然氣的進口率現狀,是不能夠滿足最基本的能源安全需求的。

生態環境

第二個是生態環境。現在我們全世界的能源供應和中國的能源供應都存在著一個共同的問題,就是化石能源所占的比重太大。雖然這些年中國已經成為全世界第一大可再生能源的國家,2018年,風電裝機1.8億千瓦、光伏裝機1.7億千瓦、水電裝機3.5億千瓦,都是全世界規模最大的。

但是如果按比例算,我們的化石能源占比還占到85.7%,也就是說真正的可再生能源只占不到15%,這個數據跟全世界比,還低了一個百分點。

就全世界來算,基本上世界的比例,可以說石油、天然氣、煤炭和可再生能源四分天下,大致上來說每家各占四分之一。2018年的數據,煤炭的一次能源消費總量占到59%,超過一半,而煤炭無論從污染和生態的碳排放來說,都要高于石油和天然氣。這就是使得我們國家面臨更大的壓力,這就是我們所面臨的生態壓力。下一步,怎么樣能夠提高我們能源的生態環境的水準,就是我們必須要考慮的一個問題。

能源利用效率

第三個是能源的利用效率問題。煤炭發電大家都很熟悉,它是通過煤炭在鍋爐里的燃燒產生能量,驅動汽輪機轉動,帶動發動機去發電的一個過程。那么進入到最后的電網有多少能量呢?現在普遍的發電效率水平在38%到45%之間,沒有超過50%的,也就是說燃煤發電49%是一個比較高的水平,一半以上的能量都被浪費了。

我們的國內生產總值水平,現在實際上在跟全世界比,單位國內生產總值增長需要多少能量來支撐呢?我們能量消耗是高于全世界的,高多少呢?高40%。

所以這樣一系列的問題就給我們能源工作者提出了一個未來的命題:在解決了中國14億人的經濟發展和生活有足夠的能源之后,接下來怎么能把我們的能源更高質量的發展。

能源如何高質量發展

▍氫能是能源轉型的重要路徑。首先,氫是一種非常清潔的能源,整個元素周期表里面排在第一位,無色無味無毒,可以循環使用的清潔能源。為什么說它是清潔呢?它在做功的時候,不像燃燒煤炭,燃燒汽油,燃燒柴油,會產生二氧化硫、煙塵、氮氧化物;氫在做功的時候只產生水,而水是對人體、對人類完全無害的。因此,在氫的做功當中,可以認定它是一個完全零排放的能源。

▍第二,它的效率怎么樣呢?跟干木柴、標準煤、汽油、天然氣相比較,氫氣是整個各種能量里邊能量密度最高的一種能源,氫的能量密度是汽油的3.3倍,因此它的效率也是很高的。

▍第三,它的碳排放怎么樣呢?它在做工的時候,只產生兩個氫(離子),一個氧(離子),是沒有任何碳排放的。在這個環節是非常清潔的,是零碳的,是零排放的。

但是我們要接著追問,您的氫是從哪來的呢?氫,從它的來源來分,就不那么單純了。全世界的科學家為了區分氫的這種低碳,或者清潔程度,把它定義為3類氫。

氫的分類

一種叫做灰氫。一種叫做藍氫,還有一種綠氫。

所謂的灰氫,原來你從煤里面制的氫,從天然氣里面制的氫,從化工工廠里面取出來的氫,顯然在那個環節是有排放的,所以這種氫,雖然工作的時候不產生碳,但是制備的時候產生碳,把它定義為灰氫。

所謂的藍氫,就是指氫制備的時候產生了二氧化碳,但是通過技術手段把它處理掉了,也是零碳的。

綠氫:從太陽能、水電、風電制備的氫,生產的時候也沒有碳,全生命周期都是干凈的,這種我們就把它叫做綠氫。

這樣的一個環節我們就知道,氫它的制備,通過來源不同,工藝不同,可以使它最后實現完全清潔。

▍第四,經濟性。大家最關心的就是經濟,我們的乘用車大家最熟悉的,一個車加一箱油能跑多遠,跑多少公里,折出來每百公里多少個油?這是老百姓開車大家最希望能看得到的一個數據。氫燃料叫氣耗,基本上我們有這樣的一個共識,就是現在的我們的電池水平,可以保證5公斤的氫氣,可以跑650公里。

5公斤氫氣需要多少錢?大致上我們可以初步地估算,現在的水平是35元錢一公斤,5公斤大概是175元錢。

而如果用普通的,大家熟悉的燃油車,跑650公里需要多少錢呢?需要350元人民幣。

也就是說,如果用氫燃料電池汽車真正用下來,那么現在的水平,從燃料的角度來說,要比汽油便宜一半,這就是經濟性。隨著氫燃料電池的技術進入中國快速地發展,一方面我們的批量加大,成本降低,另一方面技術提升,比如說轉換效率、制備成本,都在使得成本下降。我們有理由相信,氫燃料電池它的成本會大幅度下降。這是我們對經濟性的一個預判。

▍第五,安全性。氫是一種能夠爆炸的氣體,所以,很多老百姓“談氫色變”,覺得氫是不是安全啊?現在,我們政府把氫氣作為危化品來管理。那么氫氣是不是那么危險呢?實際上,氫氣泄漏的安全性和普通的汽油比,它的擴散系數是汽油的11倍。什么意思?就是如果在一個開放的空間而不是密閉空間 ,氫氣的比重相當于整個空氣的十四分之一。這樣輕的一個東西,只要一泄漏就會往上面跑,會非常快地跑上去。如果上面的空間是開放的,那么,氫氣還沒來得及燃燒,也沒來得及爆炸,就已經揮發掉了。所以,基本上可以說,氫氣在開放的空間是非常安全的一種氣體。

將來,氫氣進入到尋常百姓家是什么樣?我想給大家舉一個例子。40年前,我們家那會兒剛剛開始用石油液化氣的氣罐,我們也都知道它是很危險的,要小心。過了40年,現在我們已經不用那個鋼瓶了,家家戶戶都有天然氣的管線,但有誰還覺得它是非常危險的呢?可能大家已經習慣接受它了。氫也是這樣一個問題,只要我們人類對氫的使用完全按照規則去做,相信它也是非常安全的。所以在我們中國工程院,大家的共識是:氫能源是比天然氣更加安全、更加能夠控制的一種二次能源。

我國發展氫能產業優勢明顯

一、我國氫能具備豐富的資源和供給能力

中國在氫的制取方面有巨大的優勢,為什么呢?我們現在制氫基本上有這樣三條路:

第一條路是化石能源重整制氫,就是石油、天然氣、煤炭制氫。中國煤的產量在全世界占到一半,如果按遠景儲量來算,地質儲量現在可以是以萬億噸來計算的,所以在這方面我們的資源是足夠的。

第二條路是工業副產品提純制氫。什么是工業副產品?大家知道我們的焦爐、鋼鐵、化工,包括石油化工、普通的化工,所有這些工業很多每天都在產生大量的氫氣。這些氫氣最后都去哪了呢?基本上我們知道,氫在工業里面有兩種用法,一種就直接排掉了,或者接扔掉了;還有一種呢,它回到爐子里面再去燒,把它燒掉,基本上這么兩種做法。而這個氫有多大量呢?我們初步地計算一下,在2018年可以制取到800萬噸氫。

第三條路就是電解水制氫。大家知道,現在我們的電網對很多可再生能源的吸納能力是有一定的制約的,也就是說很多的可再生能源像風,您沒法預測它什么時候來?什么時候走?像光,有的時候云彩來了,它就發不了電。那么像這種情況可再生能源它的不可預測性,很難地去控制,平均來說我們國家每年會有大概1000億度可再生能源發的電白白地浪費掉。這是非常非常可惜的資源,但是電網從技術上對這一部分電是沒有辦法解決或者現在的技術沒有辦法去吸納。那么怎么辦呢?把這1000億度電通過電解水來制氫。這1000億度電可以換來兩百萬噸的氫氣。那么氫成本是不是很便宜呢?因為你的電白白地丟掉了。

所以呢,有這樣三種來源渠道,基本上我們就可以說,對中國來說現在不是氫足不足夠用的問題,而是我們能不能把這些相對成本比較低的氫很好地使用。

二、我國氫能應用市場潛力巨大

像現在國際的奔馳、寶馬、豐田,我們的上海汽車,很多國內品牌像北汽等都在生產氫燃料電池汽車。那么氫是不是就是應用于氫燃料電池呢?其實氫能夠用的領域非常多,對于我們中國來說,有很多很多的市場,比乘用車更適合用氫能源。

我想有很多例子,倒過來思維,用逆向思維來看這個問題,怎么看呢?就是您看什么地方的污染,柴油污染最重的地方,就是氫能源最好的應用場所。公路上跑的大卡車、大貨車,燒重油的、燒柴油的這些車,污染比較大,更適合用氫燃料電池。像比如礦山,礦山機械、港口機械,其他的一些比如說輪船、航空器,甚至軌道交通,現在都有很多氫的使用。

除了交通工具以外,其他場所,像在日本現在已經把氫燃料電池作為家家戶戶的一個備用電源,分布式電源來使用。通過這個小系統來實現能源的最佳利用,這叫分布式能源。氫可以作為很好的一個分布式能源的應用。

另外,有些場合,需要很好的儲能和再利用,比如說像我們的煤礦,煤礦為了保證安全,大家知道在井下作業的時候我們要求必須要有雙回路供電。什么叫雙回路?就是怕萬一有一路電突然停掉,有故障了,第二路從不同的電來能夠供應,以保證井下的通風,能把瓦斯抽出來,避免出現災害。所以未來它有很多很多的工業場景和家庭場景都能夠用氫。所以對我們中國來說,我們是工業大國,制造業大國,人口大國,未來氫的能源利用空間,可以說是無限的。

三、我國氫能產業基礎和整合發展能力強

5公斤的氫氣需要用70公斤的罐來裝,技術瓶頸該咋突破?

氫能源大家知道,從氫的制備開始,要制備氫、儲存氫、運輸氫最后要分配氫、使用氫,整個這樣一個全產業鏈的過程,需要我們的氫能源,各個領域都要有自己的支撐。而恰恰對我們中國來說,我們的基礎工業,實體工業,特別是我們的制造業,在這方面恰恰是我們最強的地方。

比如說制備,這個在我們很多的核心技術攻關,像山東已經有很好的解決方案。像材料,現在氫罐,說5公斤的氫能夠跑650公里,非常好,但是我告訴第二個數據大家就不喜歡了。5公斤的氫氣需要多重的氫罐來存它呢?現在全世界最好的也就是70公斤。70公斤的氫罐來裝5公斤的氫大家覺得合算不合算?但是沒有辦法,它太難儲存,它太輕了,逃逸性太好了。必須用這樣的辦法來做。

但是別忘了我們中國的材料工業,特別是新材料,這是未來我們寄希望最大的一個行業。那未來能不能攻關?比如說工業陶瓷我們山東做得很好。通過我們的攻關,像碳纖維,像許多其它的這些新材料技術用下來能不能做到50公斤?30公斤?20公斤?如果20公斤的氫罐加上5公斤的氫,也就是25公斤。那將來可能就不是用加氫站的模式,而是我們可以通過氫瓶的替換,就像過去我們老百姓用替換液化氣罐方式一樣。我們中國有非常非常好的工業、制造業的基礎,我們相信可以找到正確的路徑,把整個全產業鏈完全打通。

在我(凌文)作為一個科學家一個企業家,過去和國外交流的時候,他們都非常深刻地感受到,說我們中國做一些事情非常好。有一個小故事,就是我和國外一個很著名的500強公司的董事長交流的時候,他說“你們中國未來非常可怕”,我說為什么呢?他說“我以前想解決問題的思路很簡單,就是我缺這個工程師,我把他引進來,我缺那個技術,我把它引進來。因為我的公司足夠大,足夠強,我可以把這些人都請來解決問題。

你們中國卻不一樣,在你們中國,只要你們的政府真正想干這個事,你的打法跟我不一樣。我們是缺什么找什么,你是缺材料,就把中國最牛的材料工業的工廠、公司找來;缺電池堆,就把中國最好的燃料電池電池堆的研究所找來”。我們這種創新驅動的體制,就是我們的體制優勢。這種優勢造就了一種什么結果呢?那就是只要我們中國人、中國政府齊心協力想干一件事,我們就一定能夠干好,而且一定能以比較高的效率、速度來干好。所以他對我們中國未來的氫能源發展寄予了厚望。

實際上在氫能源這個問題上,我們老百姓越來越對政府的角色,政府的功能,有所期盼。那么在今天現場,我們有一位廣東的佛山副市長許國同志,這些年一直在致力于推廣氫能源,進行氫能源的產業化。我想請問一下許國市長,您覺得在推廣氫能源的實踐當中,遇到的最大問題是什么?

許國:對于氫能產業,這個比較超前的產業,首先政府要敢于作風投,要投資;第二應該要成為產品的買家;第三應該要成為基礎設施超前的一個投資者。在這個當中我們確確實實體會到,還是有很多困難,一個還是技術,我們還需要超越;第二個還是加氫站的問題,中國加氫站的建設,在某種程度上是存在著空白的,它的行政審批,到底什么部門進行行政審批,可以說佛山這幾年進行了大膽的探索。借鑒天然氣的審批模式,我們把加氫站的建設,行政審批這塊給突破起來,第三個方面呢,還是商業模式的問題,困難還是很多的,但是我們覺得在中央和省一級的對氫能產業這種頂層設計之下,這個產業會發展得比較快。

山東氫能產業蓄勢待發

山東是能源化工大省,傳統化石能源消費比重高達94.5%,煤炭消費總量大、占比高是山東能源結構的突出矛盾。另一方面,山東又有著發展氫能的天然優勢,山東氫氣總產量約占全國的1/8左右,全省每年工業副產氫總量在百萬噸以上,目前山東全省可利用氫氣規模已達到每年10萬噸,氫氣品質較好,價格低廉,具備大規模利用的成本優勢。

作為傳統能源大省,山東在新舊動能轉換過程中,該如何華麗轉身?如何讓氫能走進千家萬戶?

山東是一個工業大省,一個經濟大省,我們現在按照總書記的指示,我們要走在前列,要全面開創,要新舊動能轉換,要騰籠換鳥、鳳凰涅槃,需要大發展;但另外一方面,我們有3個天花板,現在嚴重地掣肘了山東未來的發展。

1.能耗。特別是煤炭消耗總量,這個我們已經頂到天花板了。

2.環境容量,排放,也在很多地市頂到天花板。

3.土地供應,山東相對土地供應面積有點像廣東,比較小。山東是我們國家最大的,工業省份之一,41個工業門類我們是齊全的,像我們的石油化工,鋼鐵,電解鋁,有大量的工業副產氫,我們山東現在正處于基礎設施和各方面進行進一步發展的機會。實際上像全省的高速公路,還有27條正在建,在建設的時候,如果直接去布局加氫站,實際上是成本非常低,規劃好、有集約效應。就類似這種的,我們的的確確是有很多的優勢。

另外一方面,除了車以外,我們的沿海港口,山東的港口集群是非常發達的,那港口機械,物流設備,這些都是我們山東做好氫能源的很好的基礎。一個特別特別好的,也是山東幾乎是獨有的優勢。山東有一批骨干企業,大企業在氫能源方面做得非常好,像濰柴在氫能源燃料電池業務這方面,有巨大的突破。

我(凌文)作為山東省分管工業的副省長,支持濰柴這樣的優秀企業,我一定要做好這項工作,那么按照省委關于支持濰柴,支持這樣一些明星企業的安排,我要做店小二、保姆式的服務,急企業之所急,想企業之所想,在我依法從政的范圍內,盡最大努力來支持,這是我的一個基本態度。

第二關于下一步這個整個的布局,接下來我會和交通運輸部門,在下一步我們的高速公路建設當中,道路規劃當中,城市軌道交通,城市建設當中,我們把這個相應的基礎設施把它布局好。當然,這需要省政府經過程序來決策,我積極地去推動。

第三您說到到各個市,我想氫能源在剛剛導入階段,需要政府額外的關心、愛護,也是我們省政府和各地市政府的一個基本職責,我想我會盡力去協調各個市政府,我們來共同地做好,在一個公開公平的法治環境下,來推動氫能源進入,當然未來氫能源,我想一個長遠的場景就是它依靠自己的生存能力,依靠自己的可持續發展,靠您的品質、您的質量、您的服務,來贏得市場。未來這個資源配置,是由市場來決定的,但前期導入我 義不容辭,我去協調,爭取把這件事情做成,我想這是我作為一個副省長,表了這么一個態。

山東現在有很好的規劃,濟南要打造中國“氫谷”,青島要打造東方“氫島”,它們兩個不同的領域,分別在核心技術、裝備、檢測以及一些核心的研發,那都將進行一些基礎性的前沿性的研發,我們也會有一些產業基地,比如說我們會有燃料電池和乘用車的基地,會有大客車的基地,會有核心材料和裝備的基地,也會有一些重型卡車的一些基地。所有這些構成氫能源布局。

同時我們也在規劃,在山東率先形成,在公路網、高速公路網上,去布局我們的加氫站和基礎設施,所有這些構成了未來我們對山東省,也對我們國家未來的氫能源非常好的展望。我們衷心地希望氫能源能夠使我們的人民生活,越來越美好,能夠幫助我們一起做成我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為我們實現兩個百年的夢想,為我們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現代化國家,作出我們氫能源從業者的應有貢獻。

嘉賓簡介

凌文,山東省副省長、省政府黨組成員,中國氫能聯盟理事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在2019年5月履新山東省副省長、省政府黨組成員之前,他擔任國家能源集團公司總經理、中國神華能源股份公司董事長,是十九大代表、政協全國委員會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委員。他是官員、是企業家,是學者,始終致力于推動中國能源變革,他主持的科研成果頗豐,屢獲國家科技進步獎,并獲十多項專利。他關注氫能產業發展,正在傾力打造山東氫能全方位、全產業鏈的規劃和建設。


分享
手机捕鱼赢钱游戏 网上通比牛牛有假吗 二人麻将规则及玩法 澳客彩票网 投注彩票大小的技巧 黑龙江时时彩 赢咖手机app下载 11选5走势图安徽时时 3码倍投36期要多少钱 一个女的给我介绍玩鸿云娱乐 北京比赛pk10直播开奖